第179章 田飞翔
书名:我用断剑斩妖除魔三十年 作者:药罐仔 本章字数:23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39:36

“咦,你说这些官兵是哪里来的?”

“我从小在这西临镇长大,可是不曾听闻我镇中还有重兵把守啊?”

“想必应该是从外调过来的吧。”

“如此大的阵仗,难不成我西临镇中真的有妖?”

听着周围低声讨论的话语,剑一方才来了精神。

只见眼前的这名官兵清了清嗓子,大声吼道:“近日来,西临镇中频频出现恶妖害人之事,我等奉命前来捉妖,希望各位居民在夜间无事,尽量减少外出。”

恶妖害人?

剑一心中疑惑,虽然他们三个只来了这西临镇中一日,但也只是听说有妖物出没。

并且在这个西临镇中,好似只有那王老汉一人见过那只妖物,何来的恶妖害人之说?

站于一旁的澹台千兰哼了一声,道:“蛊惑人心。”

看着有些骚乱的众人,官兵挥了挥手,示意安静,“不过大家请放心,西临镇衙门已经发出捉妖悬赏,只要谁能将此妖抓住,那么必定会减少你们的贡税,更可赏银百两!”

“既然我们来到了此处,那么必定会保你们平安无事!”

说完,这名官兵转头就走,而那些各个身上散发着无比凌厉的士兵也是紧跟而上。

当这些官兵走后,那聚集的人群也是激烈的讨论了一阵,方才离去。

澹台千兰看向一旁的剑一,问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剑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清楚,反正把我搞得一头雾水,他们说来捉妖,又说已经发了悬赏,可是连是什么妖物都没说。”

捉妖,捉妖,难不成除魔院的人也来了?

毕竟哪里有妖,哪里就有除魔院。

想到这里,剑一有些不解,问道:“虽然这里出现了妖物,可是这西临镇并非是什么大城市,怎么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?”

澹台千兰也有些想不通,道:“不知。”

难不成是这只妖大有来头?

就在这时,剑一两人看到自远处走来一个头戴帷帽的身影,不用多说,此人正是方才离去的江天干。

只是江天干的手中还拿着一张纸,一边走一边看,随后竟是毫无素质的丢在了地上。

江天干来到剑一的身旁,低声说道:“我给你们说啊,刚才我去王老汉家里的时候,发现他被一些人带走了!”

剑一一惊,“带走?被谁带走了?”

江天干用手搓了搓下巴,说道:“不太清楚,但看这些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。”

剑一道:“那你当时在干什么?”

江天干顿了一下,说道:“我当然是藏在一边啊。”

剑一心中无语,道:“你不是去要钱吗?藏起来作甚?”

江天干道:“你疯了?那些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,我哪敢出面去要钱啊,那不是找死?”

“凶神恶煞?你说的是他吗?”

剑一朝着街道的远处指了一下。

顺着剑一手指的方向,江天干与澹台千兰两人怀着疑惑的目光看了过去。

只见一个身高马大,嘴唇一圈留着稀碎的胡茬,腰间挎着一柄短刀,身着一身黑色捕快服的人影,宛如一只横行过街的螃蟹,肆无忌惮的走在街道之上。

路上所遇之人皆是点头哈腰为其让路,可谓是嚣张至极。

江天干睁大了眼睛,“这不是那个捕快吗?叫什么...田飞翔?”

剑一点了点头,“你看看,他是不是就是你嘴中说的凶神恶煞?”

江天干笑道:“他娘的,他哪里是凶神恶煞?明明就是一个痞子无赖嘛!”

田飞翔双手背于身后,仰着脸庞嚣张的走在街上,一边走还一边给街道两旁的小贩说着话。

“你别给我嘻嘻哈哈,我告诉你,你的税还没交呢?如果我西临镇中的人都像你一样,那我们这些当差的是不是都要去喝西北风啊?赶快找个时间去给我交钱!”

“还有你,一大把年纪了,还出来卖菜?我要是摊上你那个赌鬼儿子,早就被气死了,我劝你赶紧回家找个棍子,将你那儿子打死算了!”

这时,田飞翔走到了一个卖水果的摊位前。

水果贩子看着面前的田飞翔,掐媚笑道:“田捕快,吃个橘子啊?”

田飞翔笑了笑,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,道:“还是你会来事,既然你如此热情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一个吧。”

说完,在那水果贩子一脸肉痛的注视下,只见田飞翔伸出大手,上去对着摊子便抓了过去。

一只手上拿了两个橘子还不算,还在怀里装了两个苹果,三个香蕉。

“你这橘子可不行啊,酸的要命!”

话虽如此,但是田飞翔还是忍不住再次向摊位抓了几个橘子,一把塞入了怀中。

就这样,田飞翔一边走,一边吃着橘子,还将那橘子皮随手丢在地上。

看着行事如此霸道的人影,剑一三人略感不快。

“如果天下的捕快衙役都像他一样,那这些老百姓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?”

江天干越看越来气,竟是想要上前去,但却并剑一拦了下来。

因为剑一透过眼前的帷帽黑纱,能够清晰的看到,田飞翔此刻仿若是注意到了他们三个,径直走了过来。

田飞翔站在剑一三人的身前,不断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三个陌生人。

“你们三个...新来的吧?”

田飞翔左腿支撑,右腿抖动不止,这样看起来着实是一个市井无赖。

虽然剑一三人没有理会他,但田飞翔还是指着他们三个,说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可你们三个却带着这顶帽子,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?难不成是逃犯吗?”

说完,田飞翔仿佛是平日作威作福惯了,竟是直接伸出手来,想要将澹台千兰的白色帷帽摘下。

可还没等田飞翔的手指触碰到眼前的白色帷帽时,却是突然身体一颤,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田飞翔眼神骇然,结巴道:“你...你竟敢偷袭我?”

江天干向前踏出一步,怒声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还敢掀我师妹的帷帽?”

“师...师妹?”

这个时候,田飞翔自然也是意识到了眼前三人的不俗。

况且此人以师妹相称,难不成这三个人乃是修士?

想到这里,田飞翔心中有些害怕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